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2013-07-11 星期四 农历六月初四 繁体版

中国贸易投资网

您的位置:中国贸易投资网 >> 投资中国 >> 正文

道朴资本王红欣:量化投资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

发布时间:2016-11-23 11:37:24 信息来源: 作者:

王红欣,美国耶鲁大学商学院国际金融博士,美国麻省大学硕士,北京大学学士。现任深圳道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红欣博士有20多年国际投资和基金管理经验,先后在RXR Capital, Aeltus Investments, Putnam Investments Acadian Asset Management任重要投资岗位及资深合伙人。回国后曾任易方达资产管理(香港)公司总裁,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ETF及量化投资组投资总监,指数投资部总经理。

 

本文为深圳道朴资本董事长王红欣先生在日前由东英资管支持的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年会“鸿儒夜话”的演讲实录,授权全球对冲汇独家发布。

 

其实大家讲不光中国资产荒,全球都是资产荒。

 

 

 

全球宏观环境

第一个讲全球宏观环境。虽然我们做量化,但是量化基本上反映基本面,当下,在中国做投资,一定要懂政治经济学。所以全球现在是什么环境,我觉得我们处在和过去十年二十年截然不同的环境。第一全球是从和平走向冲突的一个时代,从南海冲突,从乌克兰事件,从中东,从南北战争等等。第二个从合作走向对抗,冷战以后各国理想主义,现在各个国家都在合作。各个领域都出现对抗,博弈在中间加剧。第三点,全球一体化,我们讲地球是平的,微信时代地球是零距离的。确实是这样的,但是从经济贸易领域角度讲,全球一体化大潮现在遇到一些反对的声浪,现在事实上这种反全球化的贸易壁垒,一步步在影响着国际的分工,影响着我们进入市场。第四点,Q1时代,其实Q1从80年代就开始了,事实上Q1当分母接近零的时候,金融体系是高度不稳定的。所以现在全球的经济体系,政治体系和金融体系,金融一种共振的,不稳定的状态。在这种环境下,投资的风险是加剧的,投资的回报是降低了。

我觉得中国还是处在一个转型经济过程,欧美对于中国很悲观。但是我个人认为处在这个过程之中没有必要那么悲观,最近说民营投资开始加速,转暖。中国13亿人口的需求,我们的创新能力,包括政府应对危机学习的能力,我还是有信心的。过去中国政府认为中国是全能的,通货膨胀是1.8就是1.8,股市说是4000点就是4000点,最后发现你和市场对着来并不是很理想。监管方式上中国政府是从片面监管到实质直观的从严环境。现在从基金经理,上市公司,保险机构,投行,包括证监会等等去年的领导,都接受了法律监管制裁和监督。我觉得这是一个公平的市场,透明的市场,对于长期发展是有利的,对于做量化的也是有利的。另外中国股市现在十几倍的估值,我认为相对合理。短期内没有系统风险,也看不到大的像2015年的牛市。我个人认为中国有可能进入牛市。美国波动率10%是牛市,中国波动率是40%,波动率只有10%的话,你不觉得是牛市。现在我们波动率也在20%以下,和美国有所接近。这种环境下,经济的转型,企业的创新,政府的监管思路的逐步明确,我对经济,对股市没有那么悲观。

但是总体上我谈到了中国整个的经济环境,全球环境必须让我们有合理的预期。风险加剧,投资者都希望低风险高收益,事实上这个做不到。我们如何降低风险预期,量化投资就是有效的风险管理方式。全球宏观配置是一个有效的降低办法。预期我发现有一些总说我们预期收益是15%,我们希望风险在2%以内,我说这个做不到的。我说投资最基本的逻辑是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寻求收益最大化,从数学上来讲,你风险小于等于6%。比方说你可以接受,没必要追求1%。这个基础上你求解求收益最大化,这个是一个未知数,谁也不知道。经济市场的环境是变化的,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投资的这些风险为主体,风险可控范围内,在这个范围内通过你的投资能力,通过资产配置,寻求一个合理的投资回报。

 

 

量化投资策略

下面我讲一下量化投资。量化投资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已经来临,中国市场是最适合于做量化投资的。

第一,我们做量化投资需要模型,做模型需要大样本。中国股市有3000家上市公司,所以我们的样本,中国股市同质性使得我们所有量化统计工具量化方法,得以有效的实施的。

第二,我们做量化投资需要效率,需要控制交易成本,需要控制市场冲击成本。美国市场流动性很好,为什么?因为美国有文艺复兴,有高频率架构在做事,提供流动性。我们中国是散户在给我们提供流动性,散户还送给我们免费的午餐,所以我认为中国市场的高流动性使得我们所有量化特点可以有效实施。

第三,市场的无效性。中国无论是主动型基金经理还是量化基金经理,长周期里基本上都可以套用市场。为什么?因为中国的股市还是散户主导的市场,这种市场是高度无效的。我们同样的模型,像我在五道口做的模型,我在博时基金做的模型,和我在美国20年做的模型是一致的。在美国,我们在5%的超额收益,我们在中国做的是百分之十几的超额收益。但是收益是从哪儿来的?第一我们的超额收益是从散户那儿赚来的,因为散户仍然落后于市场,第二我们的超额收益也是从机构竞争对手那里来的。因为我们的无论是公募的基金经理,还是保险公司的基金经理,他们都是贪婪的,他们只是追求收益的,他们只是看去年的排名。这种情况下,他们追求一个股票,十倍、五倍的收益,但是对于市场1%、2%的错误定价他们并不是很在意的。我们的量化就赚取短期行为1%、2%每个月的收益。

所以我认为量化投资,从市场的无效性,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里赚钱,我们必须在市场更成熟,更有效,更多元化。一个健康的、成熟的市场,像美国它有两个条件,一是要投资结构的多元化。美国散户占20%,机构占70%、80%,机构里面又有基金管理公司,有养老金,有保险公司,有海外机构。二是公司策略多元化,美国有多种多样价格投资,成长投资,技术投资。如果IBM今年是100块钱,巴菲特知道三年以后涨到500块钱他肯定会买。但是如果是文艺复兴呢,他说今天100块钱,我认为一个月以后会跌到80块钱,我肯定会卖。所以卖和买都是理性,针对多种策略,多种投资者结构并存,是在美国股市比较稳定。中国股市过去都是投资单一,投资策略趋同,这种情况下必然是大起大浮的市场。投资者结构很重要,当大家做的角色都趋同的话,市场必定是不稳定的。量化投资带来一种另类的投资思路,另类的操作办法,事实上对于市场的成熟、稳定、高效是有帮助的。我认为量化投资不是洪水猛兽,量化投资是长期投资。

 

 

 

未来的量化投资趋势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迷信,中国好多事情跟风。事实上投资都是一种高风险的,没有一种策略可以长期每年每月都可以挣钱,风险是投资的必然过程。作为量化公司,我们的优势是管理风险,是不断提升自己的投资管理能力,加大自己投研投入,在模型层面、风控层面提高自己的金融水平。

另外我提一点,因为我在博时基金的时候,是标普500的基金经理,我做了一个比较:虽然中国股市过去二三十年是一个向上的,但是大家没有牛市的感觉。为什么?美国股市十年里面大概两年亏钱,美国价值投资十年里面只有一年不工作。我们看一下比例,过去十年里标普500,是有两年下跌,上证综指五年下跌。过去二十年标普五年下跌,上证综指十年下跌。所以美国市场是长期向上的市场,自然不需要你全知全能,但是中国股市里面十年里面有一半的年份是狂跌,有一半是狂涨。所以你不择时你没法儿跟我们交代,你择时又很难做到,传统单边多头多变量的投资是很难的,既使是私募基金经理,好卖的私募投资指数长期来讲也是靠业绩吃饭的。所以投资者他把钱交给我的时候,他是追求绝对收益的,他希望我们可以做到绝对收益,他希望我们可以帮他规避风险。这个事情过去做不到,现在有期货,有各种对冲工具了,有量化策略,事实上我们可以做到长期的绝对收益。

 

 

 

结语

刚才我谈到了中国的监管环境,我觉得是走向一种成熟健康的监管环境。中国也是最好的做量化投资的场所。最后,我提到另外一种实现风险分担的做法就是全球配置,中国现在有各种各样的配置工具。我在博士的时候亲自管过标普500的ETF;我在易方达的时候,我们成立了恒生国际指数ETF。现在以沪深300为例,它跟恒生国企指数是58%,标普500是12%,和黄金相关性将近为零,和国债的相关性是负的,所以我们有各类大类资产,从美国到欧洲到香港。事实上中国现在具备了进行全球宏观配置、分散化投资的大框架。虽然我认为还有欠缺,但全球化,分散化投资,海外投资大势所趋。顺便提一句,我们近期在香港成立了一只面向海外A+H股的对冲基金,通过深港通、沪港通、海外的机构提供给投资者。总结一句,现在唯一值得做的投资是中国的投资,唯一值得做的生意就是中国的生意。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lixuezhen)

上一篇:澳洲房产投资和中国房产...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