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
2013-07-11 星期四 农历六月初四 繁体版

中国贸易投资网

您的位置:中国贸易投资网 >> 投资环境 >> 正文

国别风险分析--斯里兰卡

发布时间:2016-11-18 11:52:41 信息来源: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 作者:

斯里兰卡是一个印度洋岛国,经济以农业为主,是“一带一路”建设沿线的重要国家。斯里兰卡与中国关系稳健,几乎大部分的斯里兰卡大型建设项目都有中国公司的身影。

斯里兰卡联合政府致力于私人部门参与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模式,因此制造业、IT业、建筑业、汽车制造业以及农业领域将会放松对外资的管制,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尤其在西部地区)。

斯里兰卡缓慢而持续的人口增长以及快速的人均GDP增长率将会提高国内市场规模,增加市场机会。虽然地区之间的差异仍然会持续存在,财富主要集中于西部地区,最贫穷的地区位于北部和东部省份,但未来五年中斯里兰卡的经济增长将更加均衡,收入水平的提升将使得消费中食品、饮料以及烟草的占比持续下降。城市居民(特别是科伦坡)仍将是斯里兰卡国内需求的主力军。在城市人口中,奢侈品的需求尽管不足,但这一市场也在不断成长。

虽然斯里兰卡存在较好的投资机会,但投资者在进行投资时也应注意当地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营商环境、劳资关系等风险。

1、联合政府的稳定性较高,反对者的力量薄弱,挑战可能来自于斯里兰卡自由党内部

斯里兰卡政府由统一国民党(UNP)和斯里兰卡自由党(SLFP)共同组成。两党本是传统的竞争对手,在2015年8月议会选举没有胜出者的情况下被迫组成联合政府。尽管两党之间存在的利益分歧是联合政府的一大挑战,但是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和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之间结成的政治联盟以及他们在议会的影响力意味着这届政府比上一届更为稳固。反对者的力量较为薄弱,联合政府的阻力可能来自于斯里兰卡自由党内部的亲拉贾帕克萨派。

考虑到两党存在的竞争,未来两年内,政府的稳定性仍然存在着一定的挑战。一方面,这取决于统一国民党(UNP)和西里塞纳的关系,但是更重要的是西里塞纳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掌控斯里兰卡自由党(SLFP)。

2、“和平红利”助推经济快速增长,但深受外部环境的影响,前景堪忧

斯里兰卡的经济得益于2009年5月动乱结束之后的“和平红利”,在2007-2014年期间,它的经济总量已经翻番,如今已经成为南亚地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政府对于基础设施的投入将会继续支持建筑行业,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也会在近期动工。在工资增加的基础上私人消费将保持强有力的增长势头,来自国外的汇款流入也会提升,增强信贷的可获得性。国内经济也得益于较低的能源价格和低通胀,进一步刺激了国内需求。

但是,尽管对斯里兰卡经济增长前景的评估是积极和正面的,可仍存在着下行风险。下行风险来自于比预期更弱的外部需求、政治过渡期导致政策的无力、美联储提高利率可能导致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

3、司法系统低效,政府尚无应对规划

由于法院和法官的短缺造成斯里兰卡的法院系统低效。处理商业官司耗时耗力,尤其是当纠纷涉及到政府部门时更是如此。因此,企业经常会在法院之外寻找解决的方式,即便如此,政府仍然没有建立更多商业法院的计划。合同变更或取消风险是企业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由于受统一国民党(UNP)领导的政府所开展的反腐败运动的影响,合同变更的风险也越来越突出。

此外,司法系统独立性亟待加强。联合政府可能会进一步支持司法的独立性。领导政府的统一国民党(UNP)已经展开了改革司法体系的行动,维护司法机关的中立性(至少在其顶层部门)这已经成为该党议程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4、税收政策存在不确定性

统一国民党(UNP)领导之下的政府已经下调了大部分行业税收负担,但总体的税收政策仍然不确定,未来财政收入的压力也许导致间接税收的进一步增加。

尽管当前政府表现出欢迎和支持投资者的迹象,但是不确定的税收政策将会成为其中的风险。政府在2015年12月的第一次政府预算中,大多数部门被定在15%的水平之上,显著降低了企业负担。相反,建筑业的税收、经济服务费和港口和机场等几年前引入的税收项目的税负在新预算中被提高了。降低税率的同时增加额外征收税费的名目或税率,意味着斯里兰卡的商业环境将越来越复杂。

5、国有化风险较低,但腐败、过度监管、陈旧的基础设施影响营商环境

当前的联合政府不大可能非法侵占没收任何资产,同时尽管工会已经比较活跃,但也难以造成广泛的影响。腐败、过度监管、陈旧的基础设施成为斯里兰卡投资者面临的首要业务挑战。统一国民党的执政议程很可能基于简化在制造业、IT行业、基础设施行业、汽车制造以及农业部门的外国投资监管流程,以吸引来自美国、欧洲和印度的国外资本。此外,还有可能推动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反腐。

6、劳工组织多而小,难以对企业施加实质影响

斯里兰卡具有严格的劳动法和南亚最有组织性的劳工部门,但劳动法执行不力,劳工组织中的代表分布不均衡。最为突出的两个种植园工会组织的领导人都已经在政府中担任部长。其他有影响力的组织还包括斯里兰卡独立工会联合会、锡兰工会联合会、锡兰商业联盟等,然而该国的1900多个正式注册的工会,多数成员不到几十个,因此造成工会很难推动大规模的罢工以对企业施加影响。 

(来源: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

(责任编辑:lixuezhen)

上一篇:以色列投资环境及优惠政策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